收藏本站
 

仙小康:《轩辕历书》的诞生

 

《天水易源网报道》《轩辕历书》孕育27年零八个月终于诞生了。在这廿七年当中风风雨雨、坎坎坷坷,历尽人间沧桑。刚萌芽出土就遇上了一场寒霜的侵袭,几乎丧失了脆弱的生命。如今,在天水周易学会的领导下,易学的春天已经到来,天水易学的研究及对外交往蓬勃发展。本文记述了仙小康老师当年学易研究易学的一段艰难岁月......


与任法融先生合影2014.09。.jpg

皇历封面2016  封面封底.jpg皇历封面2016封二封三.jpgIMG_3833.jpg      

DSC_5992.jpgDSC_6141.jpgDSC_3473.jpgABUIABACGAAgjuSllQUoz9mSGDDABzj_BA.jpgDSC_2009.jpgDSC_2803.jpgDSC_4162.jpgDSC_9620.jpgDSC_3207.jpgDSC_5983.jpgDSC_6107.jpgDSC_5911.jpg

曾经有三位先生对《轩辕历书》作过短评,一位是八十八岁的老寿星,兰州市省级地震研究工程师夏建中老人对轩辕历书有这样的好评:”我属于热爱历书者,阅选有三,惟《轩辕历书》我认为是最隹珍品。它不仅是一本工具书,也是一本教科书"。另一位是天水民俗专家教授,甘肃伏羲文化研究会理事,天水非物质文化遗产组委会委员,麦积区政协委员李子伟先生,对《轩辕历书》作了好的评价。 还有一位是人民教师赵老师。能够得到读者的好评,有益于百姓人家,  对此我感到十分的荣幸。   《轩辕历书》孕育27年零八个月终于诞生了。在这廿七年当中风风雨雨、坎坎坷坷,历尽人间沧桑。刚萌芽出土就遇上了一场寒霜的侵袭,几乎丧失了脆弱的生命。那是1981年农历腊月十二晚上八点左右,几名公安人员进村打响了惊心动魄的枪声,很快的包围了小院子,为头的姓杨带着两名士兵,踏开了紧闭的大门闯进门来。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了我,吓得我母亲与妻子瑟瑟发抖。”你就是仙小康吗?大搞封建迷信活动,典型的牛鬼蛇神现形反革命分子”。当场念完搜查证,扣上了大帽子后,开始翻箱倒櫃进行搜查。可惜老祖宗留下的宝贵文化遗产,八卦易经,阴阳风水书藉,名人字画,罗盘印章,就连仙举人的考举试硃卷全部拿走。仙小康被带上手拷推上了警车,屋子里母亲妻子和两个孩子大声的哭叫着,周围邻居谁也不敢出来阻挡。警车长鸣着尖利的汽笛声,离开了王家碾村庄,直接押送到原北道区二马路西边老公安局,见到了被关押的父亲和另外两人。他们三人都是北道去卖老皇历被公安人员发现后拘留的,通过审讯后的口供,赶到了永庆村来捉拿仙小康。我父子四人关在了一起,屋子里一条连椅长凳,一个火塌子和一个烧水的铁壶,两个玻璃杯子。在被关的日子里,每天开会训话作检讨,”你为什么要搞迷信印刷品,什么企图?深刻作检讨”。被关押一星期后释放。杨队长操着大嗓音说到:″你们的问题很严重,还没有定性解决,全部书籍等物暂行封闭没收,先放你们几人回家等待,随叫随到,给你们每人两元钱坐车吃饭去吧”。放回家的这些日子里,头也抬不起,躲躲避避很少和人見面。   这件事成了街子公社的头条新闻,仙小康造历书大搞封建迷信,被公安局抓去关押的事传遍了天水境内。然而却有人在旁边打听这个造历书的人本领如何?,还托人请他家去看坟地风水。我说:″我什么也没学到,不会给人家看风水”。推托了好几次,最后还是由老教师仙世荣陪我去了一次。


师父潘济美知道了我父子被关押的消息,特来家里看我和父亲,父亲把被关后的情况说给了他听,最后师父说:″小康学的东西也多了,他是个学艺的好苗子,不要泄气,以后有请我看风水,赶道场的事,我就提前捎话叫他跟我转吧”。 一转眼十几年过去了,师父有时候到外地走艺就叫我,逢着过法会赶道场也叫我。他教会了我如何下罗盘定子午针,天盘、地盘、人盘三盘的作用,那一盘立向,那一盘消砂,那一盘纳水,那一盘审龙乘气,那一盘分金坐度。那些是应该死记硬背的,罗经透解一书,反复看了又看,《地理正义铅弹子》《入地眼》《阳宅三要》《永吉通书》都看过了。一有时间就去师父家里去学经韵,磁带上他和另一位师傅的录音经韵仍然还在。由于我勤学好问,谦虚认真,又结识到了甘泉镇一位高手艺人王清杰先生,他就是八十年代当中仿造《林君达》罗盘的创始人。在那个时期阴阳风水、占卜算卦,周易文化正处于青黄不接的时候。旧的东西没有了,他研制出了江西杨派《林君达》风水罗盘。特别是盘中间的指南针是一门深秘科学,灵活准确度不容易掌握。再就是周围的廿八宿盈缩度不好绘制。那个时候各地也有搞创作发明的能人奇士,但风水罗盘只有王清杰制作的分经坐度精确,子午针灵活,准确度毫发无误。其余制作的罗盘,都成了工艺品不实用。原因他是阴阳风水师当中的高手内行,就与众不同。通过买书买罗盘,我俩建立了深厚感情,能想在一起,说在一起。王大师最少保守思想,一种圣人的心态,惟恐圣道失传,很希望有人在这方面能够深入研究,传承寄托。他的小徒弟王锁儿和我是他最有希望的人选。    潘济美师父七十三岁去逝了,我也和当地阴阳一道念了三天经,师父的慈颜尊容久久的刻印在我的头脑中,永远的怀念着他。


又有一位街亭著名艺人卜盛吉先生,他是一位老读书人,原国民党时期当过镇长,也当过校长,知识渊博,他是清代时期卜半仙的后代,深通奇门易理,三合挨星之法,到外地走艺常叫我陪伴,已经年过古稀,形像端严庄重,声音宏亮,举止不凡,待人谦虛和善,曾因历史问题受屈服法。十多年后才回家。他通晓奇门遁甲,擅长三合玄空风水,吃斋念佛多年。他常常的说,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请以心田为福田,三合玄空都属于时空境界,宇宙大观,不可分而论之,应该抱有合二为一的观点。他要我找一本《地理辨证疏》,这是玄空风水的入门书,。他教会了我先天大卦和后天八卦,他教会了我风水中”上山下水”的起手。他教我认识龙穴砂水向,四大水口墓库之法。紧紧不到三年时间他老人家去逝了,安葬事宜指定要我来办。  又过了几年后,1996年12月4号,我写的一篇论文《周易是科学还是迷信》一文得到了邵伟华周易预测中心研讨办的筛选录取,有资格参加湖北省鄂州市凤凰山庄国际会务中心举办的全国性周易应用学朮研讨会,并为甘肃的三名列席代表之一。这一次参加全国首届研讨会的会费资金,都是党川乡龙王沟廖三代先生的支持。从此以后使我看到了周易文化将后发展的前景。 为了更进一步的深入研究周易文化,我通过朋友的引荐进入麦积山风景区实地检验,开始搞周易预测工作。     已经进入了90年代时期, 但麦积山景区的管理制度,仍然还是文革时期的现状。但执法人员打麻将暏卜喝酒成风,占卜算卦这就是搞封建迷信,必须釆取有力措施严厉打击。在最严重的时候,麦积山派出所所长王李二位釆取关押、拷打、白条收税、每星期义务劳改(包括清理厕所,打扫卫生等)。几名年过花甲的卜卦师就象老鼠见了猫似的避之不及。面对这种情况我不能再坚持下去了。      


2004年三月的一天,我通过朋友的介绍,又到了一个山明水秀风光奇旎的地方《仙人崖》景区住了下来。选址就在西庵千手千眼佛脚下的一个平台,旁边长着一棵参天古松,眼前石台阶登山步道,平台上筑着个石桌石凳,正适合我搞写作。曾经也发生过一次大的冲突。我以摆事实讲道理的方法,说服了执法人员。再一方面我是天水周易学会的一名正式会员,有天水周易学会牌子的庇护,相对来说政策上就宽大一些了。但总认为我们是搞封建迷信的,景区是不允许的。但比起麦积山好过十倍,有利于我搞创作。  


2007年的夏季有一天,我多年的好朋友,麦积区党川乡,大青山农业种植合作社社长廖三代,麦积区人大办公室副主任谌利先生,来仙人崖看望我,坐了好长时间,提说到要我在这样好的环境下,重新编写《轩辕历书》单行本,岀版印刷结缘赠送,干一件善事。临走时放下了1000元的赞助印刷费,鼓励我把这件事办好! 从此以后,我就翻开早年写好的稿本,认认真真的开始编写。已经是中卷第廿五册了。下元甲子60年的历书,已经虚度了35个年头。这三卷稿本是我自参加完邵伟华学术研讨会后编写的,长达30多万字。为写这部书我走出了家门,在北道区。亲戚何志峰一家人的支持下写的,又有街亭北湾村老朋友张蛋儿一家的支持才得脱稿。由于当时缺少资金未能岀版,箱子里关禁闭又是好几年。在这个风水宝地,我每天除给游人搞预测以外,其余时间就是搞创作。于2007年国庆节的一天《轩辕历书》终于在仙人崖仙人湖畔和读者见面了。2008年晚春我的好朋友杨望科老师,领着天水晚报社记者柏拓先生,来仙人崖专题釆访,他要我把编写历书的经过,写出来寄给他作参考。于2008年12月24日天水晚报上刊登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六旬老农的著书梦》,把我学习周易编写《轩辕历书》的经过作了详细的介绍。仙人崖就是《轩辕历书》的诞生之地,2007年10月1日就是《轩辕历书》诞生的日期。正如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灵签上所说:″和合二仙肩并肩,从今以后得安然。放心大胆向前走,管教名利胜从前”。